最新公告
  • 欢迎您光临博客学院,本站秉承服务宗旨 履行“站长”责任,销售只是起点 服务永无止境!立即加入我们
  • 革新者五元文化:带着短剧归来

    编者按: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“娱乐资本论”(ID:yulezibenlun),作者 费小丑,36氪经授权发布。

    随着同期在播的三部悬疑短剧相继结局,短剧市场又热闹起来了。

    这三部剧中,《摩天大楼》和《白色月光》是以往市场上稀缺的女性向悬疑剧,《非常目击》讲述了一桩20年未破解的少女谋杀谜案。都是悬疑类型,但故事主题和讲述方式却各有千秋。

    就在本周三,又有一部悬疑短剧即将上线——王千源和鹿晗主演的《在劫难逃》。这是一部轻科幻悬疑剧,核心设定是“跨越时间,循环追凶”。

    再加上前段时间播出的《隐秘的角落》和《十日游戏》,目前已播出的悬疑短剧类型已非常细分。有侧重爱情的,有主要讲家庭故事的,还有加入科幻元素的高概念剧集。

    一个新物种的出现,背后必然有无数人的推动。目前已播出的悬疑短剧中,有三部都来自爱奇艺迷雾剧场,还有三部来自一家以拍摄悬疑剧见长的公司五元文化,即将开播的《在劫难逃》,也出自这家公司之手。

    为什么平台和影视公司都纷纷押注悬疑短剧赛道?悬疑短剧的未来将走向何方?带着这些疑问,我们采访了五元文化的创始人五百和联合创始人马李灵珊,和他们聊了聊当下这一新物种的诞生和机遇。

    做短剧是为了突破,短剧有望引领剧集市场革命

    截止目前,五元文化已经播出了三部12集短剧——《十日游戏》《白色月光》和《非常目击》。这是剧集市场的一个新物种。作为一家在网生时代崛起的内容公司,元文化再次扛起了颠覆传统和创新的大旗。

    在接受娱乐资本论采访时,五元文化创始人、CEO五百以他一向的调侃语气说道,“其实也没有那么短”。早在2015年拍摄《心理罪》时他就想拍12集,但最终变成了23集。

    五元文化创始人、CEO五百

    直到2018年上旬,五百跟爱奇艺首席内容官王晓晖提出,要不要一起做一批短剧,密集上映,带热这个市场。王晓晖听了,表示早有这样的想法,两人一拍即合。最终,五元和爱奇艺敲定了四个项目,着手推进。后来五元又跟优酷的悬疑剧场合作,推出了第五部短剧《白色月光》。

    某种程度上,短剧是年轻观众生活节奏和消费习惯改变后的必然产物。在信息爆炸、充斥着短视频等碎片化信息的今天,太冗长的剧观众根本没有耐心。五百表示,12集的长度非常适合叙述短平快的完整故事。

    另一方面,短剧主打的人群可以更细分。很多大剧都试图做全民向,但观众口味不一,很容易出现烂尾。而短剧,只需要在一个细分类型上打透,服务某一圈层用户。

    当然,短剧也有缺点,集数较短,发酵周期太短。但“大家都想做一些最优质的内容”。五百表示,他愿意跟平台一起共进退。在他看来,内容改变之后,原有匹配长剧的广告商业模式和打法肯定也会随之发生改变。

    为了解决单剧在宣传造势上比较“吃亏”的问题,视频平台推出了剧场模式,一口气放出多部。

    对平台来说,短剧是能体现平台特色的差异化内容。“这种内容实际上寻找的也是对价格没有那么敏感,但是希望看到差异化、个性化内容的用户。”五元文化联合创始人马李灵珊向河豚君解释。

    拍续集的可能性也是平台和制作公司押注短剧赛道的一大原因。短剧第一季可能不赚钱,但只要反响好,后续的招商可能就不用愁了。这种续集模式在网络综艺上已经得到验证。

    五百向娱乐资本论表示,“短剧集未来会推动整个市场更客观理性。平台风险降低,制作方的风险会提高。因为第一季可能不赚钱,甚至亏钱,但良性的市场就应该这样,大浪淘沙,在一个竞争的环境下争取第二季、第三季的机会。”

    目前,五元现有的几个项目都带有试水性质,并没有盈利,“我们也希望几个项目这一季播出来后有好的反响,第二季就会变得不一样。”

    有意思的是,这些短剧都启用了超大卡司,有鹿晗、廖凡、王千源、秦昊、谭卓等一众大咖,不过五百认为敲定演员并不难,短剧只有几十天的拍摄周期,“你找大卡司比动辄好几个月拍摄期的大剧更好找,因为他会衡量接戏时间的性价比。”

    播出后根据市场反响,他也会跟平台方探讨后续IP系列化计划。目前跟优酷合作的《白色月光》,第一出品方和版权所有者都是五元,这为续集的开发扫平了道路。

    马李灵珊坚信,短剧系列化会是五元文化持续深耕的一个方向。五百抱持同样的观点:“所有这一切的目的都是为了未来,我们早晚要直接面对观众。”

    五元的悬疑短剧方法论

    在题材类型上,五元这几个项目涵盖了爱情悬疑、科幻犯罪、奇幻悬疑等类型。

    它们有一个共同的标签是“悬疑”,“悬疑其实是一个硬需求,放眼全球都是一个巨大的品类。因为它把生死、矛盾、阴谋、金钱、性、权力等大众感兴趣的因素都展现的非常淋漓,天生有优势。“马李灵珊说,继《白夜追凶》后,未来五元将会在悬疑品类里持续深耕。

    五百一开始就确定了,拍摄悬疑短剧集,节奏一定要明快,风格也可以更极致,“如果一个画面能把这场戏说清楚,那就不要说话,如果一个镜头能说清楚,就不要拍第二个镜头。”

    在最先面世的项目《十日游戏》是五元第一次尝试改编日本本格派推理作品,也是东野圭吾第一部做剧集改编的作品。马李灵珊透露,这个项目上在本土化上下了很多功夫,“而且这是五元第一次尝试拍摄爱情戏,也想打破外界对五元不拍爱情的刻板印象。”

    在和爱奇艺迷雾剧场合作的几部短剧中,五百执导了其中的《在劫难逃》。这也是五元第一次尝试软科幻题材,第一次尝试用鹿晗这样的流量艺人演反派,并尝试在故事结构上做突破。

    五个项目,五百都是监制,犹如定海神针一样给创作者指导。他会帮每个项目找到它独有的定位,五百把它叫做“戏眼”。比如《白色月光》,五百对这个项目的定位就是一个女性视角的悬疑故事,“女主的思绪是整部剧的灵魂。”

    确定这个定位之后,五百就告诉导演刘紫微和摄影、剪辑工作人员,尽量不要上三脚架或者轨道,用肩扛,“肩扛就是生活的运动,这里面所有的悬疑,无论是这个女人怀疑她老公出轨,到后面去追寻答案,都是主角的视角制造出来的,就像我们人眼所见的世界一样,肩扛可以很好地制作第一人称视角沉浸的感觉。”

    外界不知道的是,目前这五个剧本,是五元从十多个同类剧里挑选出来的,五元内部有一个剧本中心,还有一个品控委员会,剧本中心开发成熟的剧本,经品控委员会评估成熟后才开始接触导演,进入制作和发行的流程。这次几个项目,都是这么诞生的。

    能找到现在的几位导演,也都是匹配的结果,五百坚持的原则是,用剧本匹配导演,不用导演匹配剧本。他说,内部导演对这些项目感兴趣的,需要主动写导演阐述,阐述自己对项目在摄影、音乐、美术等方面的想法,内部过会了,才拿得到项目拍摄机会。

    有的项目甚至开始拍摄后还会有调整,比如臧溪川导演的《十日游戏》,拍了一周之后,摄影、美术、造型还换了一些人。“纵使你聊得再好,到了现场上手了才能看清楚,如果达不到我想要的那个东西,只能说你不适合这个项目,不是说你不行,因为每个人擅长的点不一样。”五百直言。

    一个成建制的组织:短剧背后的弧光联盟

    大家在《白色月光》《非常目击》等五元出品短剧的演职员表中,可以在不少人名后面看到【A.L.U】的称号,它就是弧光联盟成员的意思。

    《非常目击》演职员表

    这次创作的导演,杨苗、臧溪川、刘紫微,还有背后的大量摄影、灯光、美术工作人员,都来自这个联盟。

    2015年,跟五元文化成立几乎同期,五百发起了弧光联盟。最初的成员是几个导演,包括五百、王伟、杨苗等人。跟一般公司不同,他一开始没有跟导演一起成立一家公司,而是在公司和创作者之间建立了一道屏障,不让创作者公司化。

    “因为我本身是创作者,我了解他们,这些创作者百分之九十以上是不适合公司化的,他就是创作者。” 五百说。但这些创作者需要五元文化这样的公司去提供资本、营销、制作等资源的支持。

    五百太了解中国的创作者了,“我刚来北京的时候就是那样的。”他说,在影视行业,创作者单打独斗很难,每天大量的时间不是在创作,而是在分析合作方的话到底是真是假,还有各种应酬、骗局和忽悠,“80%的时间都浪费在这些事情上。

    “经常会有一个项目找上来,交了方案以后,对方会说出品方想要往这个方向改一改,改完以后可能又会有新的意见,最终他发现,那已经不是他最初想的那个项目了。”五百说。

    在现在国内影视工业化还非常不成熟的情况下,公司加联盟的模式,也是最适应本国国情的,它可以帮助想要创作的人才摒弃外界的干扰,增加项目的稳定性。

    弧光联盟的成员目前三十多个人,几乎涵盖了影视领域的全部工种,包括剪辑、作曲、美术、造型、摄影、灯光等。最初的成熟创作者,包括王伟、杨苗都长期在这个体系内,没有离开,也受益于体系,不断产出作品。

    五百说,当一个创作者进入到联盟之后,遇到事情很难搞,会有一堆人过来帮忙,因为新创作者很新,他的优势是很有想法,但与此同时,也缺乏经验,联盟内部的人,就可以帮忙他把短板补齐。

    现在联盟内部形成一种相互比拼、相互交流的机制,大家都卯足劲要出自己的作品。而且内部形成了一个不成文的规矩,想看哪个剧本,想跟哪个导演学习,随时随地公司可以安排。所以在联盟内部形成了一道风景,一有导演拍戏,所有的导演都会去探班,一个导演拍戏,后面坐着十几个导演,五百开玩笑说,弄的演员也很紧张。

    弧光联盟成立之初,五百就提出“友谊不是互相取暖,而是相互成就伟大的工业”,并且把它作为联盟的文化,他希望联盟内部的成员可以相互包容、相互扶持,“因为影视是一个花钱的产业,而且是需要一群人才能干下来的。”

    好的创作者到了联盟之后,五百也会用他在创作上的经验加以引导,他会告诉创作者,如何去考虑创作,如何找准方向,避免陷入创作或者审查的死胡同。

    《十日游戏》的导演臧溪川,是他最早拍摄《脱轨时代》时认识的,那个时候臧溪川还是五百的执行导演。臧更早跟张艺谋合作多年,先后担任《满城尽带黄金甲》《三枪拍案惊奇》《山楂树之恋》《金陵十三钗》等影片的第一副导演。这也是臧融入联盟后拍摄的第一个作品。

    而另一部《白色月光》的导演刘紫微,五百评价她是一个有很高审美的女性导演,非常敏锐,直觉很强烈,想要什么心里非常清楚,但有的时候也会犹豫。五百说他能做的就是坚定她的信心,“你就按照你的想法去弄就得了。”

    现在联盟还在不断吸纳人才,五百说未来弧光联盟会保持在50人的体量,逐步形成一个完善的筛选机制。

    在这种五元文化+弧光联盟,公司+非营利性组织结合的模式下,也就是马李灵珊说的,成建制团队的运作下,联盟作品产能逐年增加,在过去的5年里,已播和未播作加起来已经达到了15部之多。

    五百透露,对于弧光联盟的作品产出,并没有一个严格的规划,也没有产出的控制,核心就是项目成熟了就干。他透露有的项目在内部已经过了好几轮了,一直在打磨,“一旦决定要做了,那很快的。”五百说,真正最重要的还是人才,“抓住人就好了,把他们放进联盟,项目就会出来。”

    RIPRO主题是一个优秀的主题,极致后台体验,无插件,集成会员系统
    博客学院 » 革新者五元文化:带着短剧归来

    发表评论

    你的前景,远超我们想象

    选择学么=选择高薪,选择=成功

    • 原创课程

      课程独家原创

    • 零基础

      人人都能轻松入门

    • 注重实战

      轻理论重实战讲实效

    • 高品质

      一对一在线答疑

    • 用心服务

      解除后顾之忧

    • 手机学习

      随时随地轻松学习